您好,欢迎光临贵州省智能电网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 【盟员登录】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项目.招投标信息: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新闻中心 > 热点新闻 > 内容

美国本土“采铀”遇困局

来源:中国能源报 浏览:次 发布时间:2019-07-24 16:07:29

一直以来,美国本土生产商将“进口铀”视为大敌,一方面认为其是造成美铀产量低迷的“罪魁祸首”,另一方面认为其是国家能源安全的“潜在隐患”。为此,美国铀生产商一直呼吁政府为进口铀设限,旨在为更多的本土产量“腾出空间”。但美国核电运营商却持相反意见,强调对进口铀设限将极大增加运营成本,本土铀产量下滑应该从自身找原因,切勿盲目在进口贸易上“动心思”。这一次,特朗普政府站在了运营商一方,拒绝实施进口铀“配额制”。

进口铀不设限

美国白宫7月12日公布的一份总统备忘录指出,虽然美国商务部对进口铀调查做出了“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这一结论,但特朗普决定不对进口铀作出限制。

按照特朗普的说法,他并不认可商务部的调查结果,但承认这确实引起“对本土铀开采业的重要关切”,有必要对整条核燃料供应链进行更全面的分析。他要求多个联邦政府部门组建一个工作组,在为期90日内就恢复和扩大本土铀产量拿出切实意见和建议,同时做出更详尽铀工业评估,以便为后续决策提供依据。

对于特朗普的决定,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表示:“美国本土生产的用于军事和电力的铀已经从49%的消费占比下降到5%,进口铀的确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去年7月,美国商务部应本土两家铀燃料生产商EnergyFuels和Ur-Energy的要求,围绕“进口铀是否会对国家能源安全构成威胁”展开调查。

上述两家公司一直强调,为了确保美国生产商提供全国约25%的铀供应,应该限制铀进口量,以此降低本土核电站对外国核能燃料的依赖,进而鼓励美铀的大规模开发和生产。

《纽约时报》7月15日撰文称,特朗普罕见地拒绝实施进口铀“配额制”,让美铀生产商“目瞪口呆”,毕竟一个月前他们还对此信心十足。特朗普此举更多是政治考量占上风,因为核电运营商一致拒绝为进口铀设限,而他们是特朗普的一个重要“政治选区”。

铀生产商遭重创

彭博社汇编数据显示,在特朗普拒绝实施进口铀“配额制”之后,EnergyFuels和Ur-Energy股价7月12日出现大跌,总部位于科罗拉多州的EnergyFuels暴跌46%,总部位于怀俄明州的Ur-Energy下挫36%。

两家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配额制”的落空给美铀生产商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在产量不断下挫的同时,全球竞争力也受到严重挤压。美铀今年产量为本土核电站提供所需铀占比预计不足1%。

其实,上述两家公司已经做好了增产准备。路透社报道称,EnergyFuels可以在适当的条件下将铀产量提升至“每年250万至300万磅”,而去年该公司产量仅为100万磅。UR-Energy则已经准备好将旗下最大铀矿项目位于怀俄明州的LostCreek的重铀酸钠产量提高到每年100万磅,并可以“相对快速地”启动ShirleyBasin项目,这个位于怀俄明州的铀矿盆地储量丰富。

EnergyFuels首席执行官MarkChalmers表示:“大量进口铀涌入美国加上铀价下行前景,迫使我们(EnergyFuels和Ur-Energy)不得不削减大批工作岗位,本土铀供应面临极大风险。在新铀矿项目运营方面,我们可以实现更有效率的生产。”

他还介绍称,1980年美国铀工业大约有2.5万名工人,并且是全球最大铀生产国。但今天,美国的铀矿开采业已减少到不足400名工人,所有本土产量只能为全美98个核反应堆中的一个提供燃料。

核电运营商强调低成本优先

“配额制”可能有利于美铀生产商,但却给美国核电运营商带来冲击,因为其带来的成本增加,恐怕让后者“吃不消”。美国核能研究所指出,铀约占核电站运营成本的20%。

美国大型核电站运营商AdHocUtilitiesGroup指出,保护在运核电站是美现政府政策的基石,限制进口将危及核电站乃至整个核电工业的发展。限制进口铀将使核电站增加5亿至8亿美元的年度成本,同时使核电行业数千个工作岗位面临风险。

《华盛顿邮报》指出,美国核电站运营商以及部分以核电为主的公用事业公司并不认可进口铀“配额制”,在他们看来,本土铀开发和生产10多年来始终处于“不经济”状态。

“配额可能导致双层铀定价环境,即美国国内铀燃料价格较高,但其他地方铀燃料价格则较低。”道明证券分析师表示,“这绝对不利于美国核电行业发展。”

美国商会全球能源研究所代理主席ChristopherGuith也不赞成配额制,称此举将拉高核能发电成本,让其在面对廉价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的竞争时更无优势可言,“任何减少排放和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都必须包括核能,因此进口铀不应受阻”。

更重要的是,核电工业是特朗普的一个重要“政治砝码”,比如拥有5座核电站、核电工作岗位高达3500多个的宾夕法尼亚州,该州是美国人口数量第5多的州,更是2020总统大选的“主战场”之一。

生产效率和成本效益均无优势

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发布的2019年铀报告指出,1980年以来,铀工业工人数量骤降98%,目前雇用工人仅370人,约50%都位于怀俄明州。

EIA数据显示,美国是全球最大铀消费国,2017年约93%的铀来自进口,主要是澳大利亚、加拿大、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2017年美国铀浓缩产量仅为244万磅,远低于1980年产量顶峰时期的4370万磅。当前,核电约占全美发电总量的20%。

怀俄明州销量最大报纸《卡斯珀明星论坛报》指出,今年第一季度,怀俄明州的4个铀矿总计生产了约5.8万磅铀浓缩物,远低于去年同期的近22.7万磅。怀俄明州众议员LizCheney表示:“本土铀工业对我们的能源和国家安全至关重要,为了保护这一关键行业,扩大产量‘自主权’十分必要。”

核能研究所总裁兼首席执行官MariaKorsnick认为,配额制不会解决采铀业的问题,只会阻碍依赖铀的核电站的运营,“只有从根本上解决美铀生产难题,才能真正带领本土铀生产商走出困局”。

分析认为,美铀不管是生产效率还是成本效益都远不如全球其他重要产铀国,比如全球最大铀生产国哈萨克斯坦、北美最大铀生产国加拿大,这两个国家都在进行不同程度的减产。事实上,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以来,铀价开始走跌,随着德国引领“弃核”浪潮,铀价更是一挫再挫,这导致全球出现铀供应过剩的局面,主要产铀国普遍都在减产。